>新闻>综合信息>人物视点>傅向升:中国煤化工产业迈向高质量发展 但有三大挑战

傅向升:中国煤化工产业迈向高质量发展 但有三大挑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9年06月26日 10:39:08  来源:国际煤炭网  阅读:9907

6月20日,2019年中国煤及煤化工产业会议于上海举行。中国石油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傅向升在主论坛介绍了中国煤化工行业发展现状、面临的挑战及未来发展。
 
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显示,2018年现代煤化工产业规模和装置的长周期稳定运行都稳步提升,能耗、水耗和“三废”排放不断降低,产品差异化水平得到改善。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四大类已投产项目的累计投资约5260亿元,生产主要产品1828.3万吨,年转化煤炭约9560万吨。具体到各项数据,2018年煤制油与煤制气没有新增产能,煤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2018年新增产能分别为60万吨/年和174万吨/年。去年煤制烯烃产能利用率相对最高,达到83.3%。已投产项目13个。煤制乙二醇产能利用率最低为55.6%。
 
傅向升表示,目前国内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是大型产业化成套技术的挑战。和发达国家相比,国内煤制油直接法和间接法都居于国际领先手水平,成为“煤化工之家”。其中,高温费托合技术在今年4月被专家鉴定认为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煤制烯烃技术在刘中民院士的带领下不断创新,以研发成功第三代技术。延长的煤油气共炼技术、陕煤化的低阶煤分质利用技术等等都取得了很好的升级示范阶段性成果。
 
“单项技术领先,但是大型成套技术还存在明显差距。”傅向升提醒,过去我们为解决此类问题,曾经组织过很多“一条龙”技术攻关项目,现在回过头来看工业性试验做了、产业化示范做了,往往是单项技术水平领先,但是其成套性及其关键设备仍然是制约瓶颈,今天现代煤化工也存在类似的短板。
 
第二是应对气候变化碳排放的挑战。傅向升介绍,全世界每年向大气排放的二氧化碳约340亿吨。2018年,美国的CO2排放总量减少4000万吨,而我国的排放总量又增加2亿吨。由于我国的能源结构以煤为主,近几年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居各国之首,面临的减排国际压力巨大。针对煤化工的碳排放问题,我国已经向联合国提交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承诺到2030年排放达到峰值、单位GDP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60-65%。目前我国正在积极试点并探索建立碳交易市场,炼化、煤化工、化肥等碳排放较高的企业将首先纳入碳交易市场。
 
第三个问题则是炼化一体化快速发展的挑战。我国现在是第二石化大国、第一化工大国,中国石化产业对世界石化产业增长的贡献约为38%。成品油市场中,近两年汽油消费年增5%左右,航空煤油年增10%以上,但是柴油消费市场已是连续两年下降,可见成品油市场也是处于饱和状态,柴油已现过剩。“目前是化工和煤化工只是原料的不同,产品链一样,市场竞争殊途同归。”傅向升表示,煤化工发展在市场竞争中好药面对石油化工快速发展的挑战。
 
年是中国石化产业转型发展跨入崭新阶段的重要转折。在今年4月召开的“2019石化产业发展大会”上,李寿生会长在报告中指出“中国石化产业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这一基本判断得到了与会专家和部委领导的认可,大家认为2019年是中国石化产业转型发展跨入崭新阶段的重要转折,是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转折年。并就未来石化产业高质量发展应重点在技术创新、产业高端化、发展绿色化、资源配置国际化和质量效益五大方面探索新的路径。
 
实现转型要坚守一个总原则非常必要。傅向升表示,《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中指出,现代煤化工技术虽然取得重大突破,但是尚不完全具备大规模产业化的条件,系统集成水平和污染控制技术有待提升,生产稳定性和经济性有待验证,行业标准和市场体系有待完善,目前现代煤化工产业整体仍处于升级示范阶段。同时,进一步明确了现代煤化工产业升级示范的原则、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
 
他认为,技术创新仍然是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关键点。行业需在进一步加大原始创新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创新的基础上,重点突出集成创新和产业化技术配套及其优化水平。不断提升新型气化技术、MTO、DMTO技术、煤炭直接法、间接法液化技术,以及气体净化技术、大型低压甲醇合成技术及其重大装备升级与水平。在认真总结升级示范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突出优势和短板,集中力量攻克一批制约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卡脖子”技术、补短板技术,甚至是颠覆性技术;认真研究组建现代煤化工产业公共创新平台或技术创新联盟,强化创新人才和创新团队的培育和成长。
 
在傅向升看来,绿色发展是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而产品的差异化和高端化是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他表示,我国缺油少气多煤的资源禀赋决定了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潜力和空间。现代煤化工产业未来发展一定要以市场为导向,既与东部大型石化基地做好协同发展,又要与炼化一体化装置的产品结构做好差异化发展,现代煤化工产品与石化产品有着不一样的分子链机构和自己独特的性能优势,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做好差异化和高端化,就会有自己的市场定位和竞争优势。
 
“产业集群化是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向。”傅向升表示,要重点培育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突出主业、做强核心竞争力,全面提升企业的现代管理水平和国际化经营能力,依托现有石化园区培育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石化产业集群。
 
具体看今年前4个月情况,国内石化全行业实现了良好开端,营业收入近4万亿元,同比增长2.8%,进口同比增长3.3%,油气总产量和主要化学品产销量都比去年增速加快。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总利润额下降17.6%。傅向升表示,总体来看,虽然行业产能利用率高于往年,但效益欠缺。其中,自去年11月,乙二醇价格一路下跌,煤制乙二醇企业多数陷入了亏损。从统计数据来看,今年新的项目还会不断投产,预计2019年煤制油总产能保持不变,煤制气新增投产项目1个,煤制烯烃新增投产项目6个,煤制乙二醇新增投产项目8个。现代煤化工发展势头不减,东部石化热,西部煤化热的“热度”都处于高温区。

返回我的煤炭网,查看更多
 

扫码打开手机版

 

 

 
 
网站首页 | 在线支付 | 网站公告 | 在线交流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网
微信公众平台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