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国内资讯>央企煤电区域整合启动 煤电脱困最强助力

央企煤电区域整合启动 煤电脱困最强助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9年12月03日 08:33:44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阅读:478

2019年11月26日,华电新疆发电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召开新疆区域煤电资源整合试点工作会议的通知》,提到按照国务院国资委《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精神,由华电新疆发电有限公司牵头新疆区域煤电整合试点工作。


据悉,国务院国资委近日发布《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下称《方案》),自2019年开始启动,用3年左右的时间开展中央企业重点区域煤电资源整合试点工作,通过区域整合优化资源配置,淘汰落后产能,减少同质化竞争,缓解经营困难,促进健康可持续发展。


力争到2021年末,试点区域产能结构明显优化,煤电协同持续增强,运营效率稳步提高,煤电产能压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上升,整体减亏超过50%,资产负债率明显下降。


具体方式是,原则上根据5家集团所在省级区域煤电装机规模、经营效益确定牵头单位,在此基础上,综合考虑地区电价,过剩产能消纳、煤电联营、各企业区域战略发展规划等因素,确定中国华能牵头甘肃,中国大唐牵头陕西,中国华电牵头新疆,国家电投牵头青海,国家能源集团牵头宁夏。


一场大型资产划转即将拉开帷幕。


不得不承认,2019年确是煤电行业的凛冬。近年来,青海、宁夏、甘肃、云南等新能源富集省区的煤电大多生存困难,大量企业连年亏损,处于关停、破产的边缘,几大集团纷纷开始“花式”处理煤电资产。据笔者了解,处理资产的主流方式是寻求煤电联营,实现上下游的协同。


分析煤电困境的原因,大致可归为以下几个:一是部分地区电煤受去产能影响,供不应求,导致煤价上涨,并高位企稳;二是煤电市场份额受新能源挤压,发电利用小时数下降明显,现金流难以维系;三是电力交易中因考核指标、供给过剩、地方政府干预等多重原因出现“价格踩踏”。而这些因素并非某一个单独在起作用,而是共同作用造成了如今的困境。


部分地区的煤电从业者多次提出,到底还需不需要煤电?新能源富集地的煤电还能熬过严冬,等来春天吗?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相对明确的,根据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的电力供需形势及系统调节需求,新能源电量即使增长到一定程度,我们仍然需要煤电。而煤电要熬过严冬,迎来春天,需要更多政策机制上的改进和调整,并且应因地制宜。


有业内人士认为,站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以及处理债务的角度,整合煤电资源是最高效的方式;也有人指出,全国情况复杂,其实随着电力需求的超预期增长,近两年也有部分地区的煤电日子过得尚可,甚至需要一定的新增投资才能满足近期电力需求。


根据《方案》,首批试点区域将在西北新能源富集地推进,包括甘肃、陕西(不含国家能源集团)、新疆、青海、宁夏等5个省区。


实际上,针对煤电行业出现的普遍困难,近期相关部委已在实行缓解政策,比如基准+浮动电价机制;发电企业与相关主管部门也在探讨发电侧容量电价、设计容量市场和能够合理传导成本的辅助服务市场机制等,以促进煤电、电煤和大用户之间的良性互动,并通过市场机制提升煤电企业参与调峰、备用市场的积极性,取得合理收益。


但目前电力市场以省级市场为基础构建,煤电资源按集团分省区整合后,很可能出现部分省区市场集中度过高,导致单个企业轻易获得定价权,进而使得市场出现近乎单一卖家的情况。


针对市场,《方案》提出,自觉维护市场秩序,加强区域经营协作,在综合考虑全部发电成本和资本合理回报水平的基础上理性报价,带头维护煤电市场政策秩序,自觉遵守交易规则,避免恶性竞争或恶性垄断,稳步有序推进电量交易市场化改革。


只是,即便统一到同一集团,不同电厂仍将面对发电量和利润的考核指标,要实现集团内部的经济最优方案,统一出口参与市场也并非易事。


有人认为,历经十余年探索找到的省级市场起步模式或将受到冲击,也有人提出,这也许会促使用户跨省寻电,促进区域市场甚至全国市场的出现。 



返回我的煤炭网,查看更多
 

扫码打开手机版

 

 

 
 
网站首页 | 在线支付 | 网站公告 | 在线交流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网
微信公众平台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