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煤炭网

我的煤炭网>新闻>国内资讯>贵州煤——皇帝的女儿也愁嫁

贵州煤——皇帝的女儿也愁嫁

      因贵州征收煤调基金而陷入低谷的南昆铁路“西煤东送”业务,在今年5月上旬贵州取消煤调基金后已逐渐恢复。

  据了解,2011年贵州省出台《贵州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征集使用管理办法(修订)》及实施细则,实行省内外差别征集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对出省煤炭征收每吨200元的二次调节基金。该基金主要用于电煤补贴及保障农民生产生活用煤等。

  煤调基金二次征收后,使贵州煤成为全国价格最高的煤炭,广西煤炭市场一度受到很大的冲击。为保证广西用煤正常稳定,广西从山西、内蒙古、河南等地大量采购原煤,广西企业已从使用贵州煤为主转向使用进口煤和北方煤为主、贵州煤为辅的局面,贵州煤炭外销从此跌入低谷。

  压力之下暂停征收

  为鼓励煤炭企业完成电煤计划后多生产,多外销,解决煤炭积压问题,贵州从二季度起暂停征收出省煤炭每吨200元的二次价格调节基金。

  6月6日贵州省相关政府部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贵州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并没有取消,并且要严格征收,做到应收尽收;上个月取消的只是对出省的原煤、洗混煤的二次增收。

  据贵州一位煤炭经营企业负责人说,贵州之所以取消二次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是因为国内外煤炭市场正处于疲软期,煤炭企业遇到销售困难,并产生一部分积压。

  据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统计,今年一季度,贵州省规模以上煤炭企业的煤炭产量为3050万吨,同比增长7.5%,目前电煤库存356万吨,比去年同期高200多万吨。在小煤矿遍地的贵州,实际积压的煤炭数量可能更多。压力之下,贵州不得不暂停征收出省煤炭二次价格调节基金。

  外运市场有所回转

  在断供数月之后,桂冠电力位于广西合川市的火电厂开始接收来自贵州的电煤。

  “贵州煤原先占我们电煤供应量三分之一,相信在贵州出省煤炭基金取消之后,这个比例会慢慢上来。”桂冠电力证券部主任丘俊海说。

  林东煤业一位高管透露,“出省基金的取消也有省内煤炭企业经营的压力。在过去一个月中,煤价不停往下走,电企库存充足,而随着煤炭整合的结束,生产已经在往上走,贵州煤炭急需另寻新出口。”

  据介绍,贵州省煤炭资源丰富,仅黔西南地区煤炭储量在196亿吨以上,去年,贵州省原煤产量15600万吨,其中省内销量12434.12万吨,同比增加2501.95万吨,省外销量2814.8万吨,同比减少2012.54万吨。

  与之相较,广西一直缺煤,每年需求总量在5000万吨以上,在过往煤炭供应一直以贵州煤为主。不过,2011年广西和贵州均遭遇严重电荒,贵州煤于是停止对广西市场的供应。

  为保证境内用煤正常稳定,广西从山西、内蒙古、河南等地大量采购原煤,同时凭借独特的政策、港口、区位等条件,从越南、澳大利亚、南非、哥伦比亚印尼等国大量进口原煤,使得广西企业从使用贵州煤为主转向使用进口煤和北方煤为主、贵州煤为辅,贵州煤炭外销也跌入低谷。

  据介绍,今年第一季度,南宁铁路局下属南昆物流公司的贵州煤炭发送量同比下降66.59%,仅为去年同期的33.41%。

  面对市场份额不断下降、近期煤价下行的趋势,贵州采取的暂停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的做法使得煤炭外运市场有所回转。但丢失市场容易,夺回市场难。

  贵州六盘水一位煤企人士大吐苦水,5500大卡左右的电煤,在贵州本身售价仅为400元/吨左右,“但运至广西、湖南等省区,售价可以轻易超过700元/吨。”

  “贵州煤现在在广西市场已不具备优势。”在广西东兴市嘉鑫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杨邦看来,贵州煤存在两个缺陷:含硫量高,多在2%以上,由此增加电厂的脱硫成本;价格方面也多高于外煤,“5500大卡的外煤,在广西已跌破780元/吨关口;与之比较,秦皇岛港同等规格的煤炭仍在765-775元/吨的区间,加上运费因素,到广西超过810元/吨。”

下一篇:兰州铁路局铁路运输助宁夏民企发展

上一篇:同煤求变:走向新型能源大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