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矿企资讯>煤电预警“全面飘绿”引争议

煤电预警“全面飘绿”引争议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3-26  来源:肥城矿业集团

2019年夏天多地尖峰负荷紧张,此次下调多地煤电充裕度预警等级,或为尖峰时段出力,或作为特高压配套电源使用。

局部时段、局部地区发生错峰限电,完全可以通过需求侧管理解决,很多地方的需求侧管理还没开始发力,而且现在电力系统供应更柔性、灵活,不需新增装机即可解决上述问题。

国家能源局《关于发布2023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日前下发,《通知》明确,除山西、甘肃、宁夏、黑龙江、吉林五省区外,其余省份、地区2023年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均为绿色等级,充裕度预警绿色地区较上一年度继续增多。

对于这份几乎“全面飘绿”的预警结果,有业内专家认为,这具有很强的风向标含义,也使“十四五”电力规划中煤电的定位与路径更加“扑朔迷离”。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煤电产能依旧过剩,2023年下调多地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等级,业内高度关注煤电新建的必要性。如果因几个小时尖峰负荷紧张建设煤电机组,按目前煤电的盈利情况,如何保证经济性?“十四五”期间煤电又该如何定位?

是否有新建必要?

据2015年各级环保部门公示的燃煤电厂报审容量统计,2014年新建煤电装机合计高达1.69亿千瓦,即2014年煤电项目核准权下放一年后,地方能源主管部门核准的煤电项目超过前三年总和。2016年初,有关部门陆续下发文件为煤电“踩刹车”,停建缓建1.5亿千瓦新增煤电项目。

对比2019年4月发布的《2022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2023年风险预警继续下调多地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等级。其中,黑龙江、吉林、新疆从红色调至橙色,辽宁、福建由橙色降为绿色,山东、内蒙古蒙东地区连降“两级”由红转绿。

对于在产能明显过剩情况下实施“松绑”,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夏天多地尖峰负荷紧张,此次下调多地煤电充裕度预警等级,或为尖峰时段出力,或作为特高压配套电源使用。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约有2000多万千瓦应急备用电源还在‘晒太阳’,‘准生’了却没‘转正’。再者,还有约1.2亿千瓦的自备电厂并未放在‘大盘子’里统筹。电力系统中20%的煤电装机可共享,约有2亿千瓦,按目前每年全国高峰时段接近1亿千瓦的缺口,大致需8000万千瓦左右煤电即可搞定。”

“局部时段、局部地区发生错峰限电,完全可以通过需求侧管理解决,很多地方的需求侧管理还没开始发力,而且现在电力系统供应更柔性、灵活,不需新增装机即可解决上述问题。”上述知情人士补充道。

经济性如何保证?

目前,煤电企业的经营压力依旧高企。2016年三季度后,电煤价格大涨,煤电企业当年利润几近腰斩,2017-2019年连续三年大幅亏损,虽然中电联CECI电煤沿海指数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低于570元/吨,但年度平均综合价仍高于“绿色区间”上限。今年1月1日起,新的“基准价+上下浮动”煤电定价机制正式实施,煤电企业利润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如果大幅新建煤电机组,煤电企业如何保证经济性?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直言,这份《通知》的经济性预警结果难以服众。“在多半省份煤电亏损、利用小时不断下探的背景下,背负偿本还息压力的新建煤电机组难有经济性。”

袁家海表示,在机组利用率无法显著提升和国家降电价政策影响下,寄希望于煤价大跌来获取发电利润不现实。“继续新建煤电势必进一步拉低存量煤电机组的利用率,将当前半数亏损的煤电行业推向全面亏损的深渊。”

此外,袁家海认为,该《通知》并未充分体现环境约束作用。资源约束指标是基于大气污染排放物、水资源、煤炭消费总量等约束进行综合评价的,但2023年的规划预警中并未真正按照约束进行考量。“2023年红色预警区域仅为《关于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确定的重点区域,集中在京津冀和长三角。水资源匮乏的‘三北’地区,需要进行生态治理的黄河流域,承担区域性国家发展战略的珠三角大湾区和海南生态旅游岛等都有严格的环境约束限制,但这些区域却亮起了放松环境约束的‘绿灯’。”

除经济性外,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煤电利用小时数今年或跌至4000小时以下。“按中电联《2019-2020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2019年煤电利用小时数为4416小时,如若按目前的数量再增装机,今年年底煤电利用小时数可能跌至3000多小时。”

“十四五”煤电咋定位?

此次预警放开“闸门”,会否重蹈2014年煤电项目审批权下放的“覆辙”,加剧“十三五”产能过剩,从而导致煤电供给侧改革的努力付之东流?《通知》发布再次引发“稳煤电”“退煤电”“限煤电”争论。

“根据目前的形势判断,煤电建设步伐仍要从严从紧、严控新增。”袁家海表示。

一份华北电力大学课题组的研究指出,在电量上,“十四五”新增的电量需求完全可以由风电、太阳能和核电等清洁能源提供,煤电不需额外新增出力;从电力上看,在个别负荷缺口较大的省份,增加少量煤电机组,并综合采用需求响应、省间优化调度等手段完全可以满足未来的负荷需要,不需要大规模“开闸”。

上述知情人士补充道:“严控增量、优化布局的基础上,煤电做好灵活性改造足矣。”袁家海对此表示赞同:“政府出台有效政策推动更多的机组实施灵活性改造、热电解耦改造,推动更多的煤电企业主动调整其市场定位,将有力缓解当前电力行业中存在的冲突和矛盾,真正实现电力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返回我的煤炭网,查看更多
 

扫码打开手机版
 

 

 
 
网站首页 | 在线支付 | 网站公告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友情链接

内容合作

展会合作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网
微信公众平台


在线客服